红木家具厂红木家具价格东阳木雕明清家具东阳木雕仿古门窗ks十字绣十字绣图案大全精准百分百十字绣精准100十字绣中式装修仿古门窗东阳红木家具义乌网站制作/a> 义乌网络公司/a 金华网络公司/a> 金华网站制作/a> 长春网络公司邯郸网络公司
   
关于水稻,中央在下一盘大棋!
 

来源:中华粮网

水稻,已引起最高层重视!

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月18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,部署不误农时切实抓好春季农业生产。总理强调:今年稻谷最低收购价保持稳定,视情可适当提高。同时鼓励有条件的地区恢复双季稻。

中央层面明确鼓励恢复双季稻,印象中是第一次。

所谓双季稻,就是在同一块稻田里,一年中种植和收获两季水稻的一种稻作制度。单季稻每亩产量要比双季稻的一季高,但总量比双季稻低好多。

政策当然不会无缘无故鼓励恢复双季稻的,这要从两个危险的数据说起。

历史上,南方大多数地方是种双季稻的,个别地方甚至三季。90年代后,双季稻开始逐步减少,只种一季稻。当只种一季稻的时候,农民基本上是种中稻或晚稻,极少是早稻。因为早稻亩产低,价格低。因此,减少双季稻实际上就是减少早稻。换言之,鼓励恢复双季稻,也就是鼓励恢复早稻。早稻在巅峰的时候,一年产量有5300多万吨(1984年),2019年产量为2627万吨,已经不足这个数字的一半。

如果单单看全国,水稻产量还是可喜地稳定在2亿吨之上的。

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2019年全国稻谷播种面积2969.4万公顷,同比下降1.6%,但播种面积已然滑落3000万公顷大关;2019年全国稻谷总产20961万吨,同比下降1.19%,产量连续9年维持在2亿吨以上。

 

但早籼稻的播种面积和产量却在逐年减少,且减幅扩大。

而且,数据越来越难看!

还是国家统计局的数据,2019年早稻播种面积445万公顷(6675万亩),比2018年减少34.13万公顷(512.0万亩),下降7.1%。全国早稻总产量2627万吨(525亿斤),自2004年以来首次跌破3000万吨,比2018年减少232.5万吨(46.5亿斤),下降8.1%。由于播种面积减少导致全国早稻产量减少203.7万吨(40.7亿斤),占早稻减产总量的87.6%。

 

其实90年代以来,早稻有两次生产大滑坡。一个是1997-2003年,另一个就是2013年至今。1997-2003年,早稻产量由4578万吨跌到2948万吨,下降35.61%;2014年至今,早稻产量由3243万吨跌到2627万吨,下降19%。

第一次大滑坡,两个因素,一是经济起飞,大量农村劳动力流出;二是粮价持续下跌,价格下跌边缘品种就会被率先调整,这是经济学规律。

最近的这次滑坡,和经济关系不大,一方面早稻(国标三等)最低收购价从2014年的2700元/吨下调到2019年的2400元/吨,降幅11%另一方面因为人力成本大增、种植结构化调整等市场和政策原因,导致双季稻改单季稻现象比较普遍。对于双季稻产区的农民而言,当最低收购价下调时,减少稻谷生产的手段通常是选择“双改单”,种单季的话,中稻或晚稻是必然的选择,因为在投入差不多的情况下,早稻的收入最低。中晚稻(包括粳稻)实际上播种面积和产量均是增长的。从需求方面看,由于早稻口感不及中晚籼稻,用途较为局限,近年来早稻谷多入库作为储备粮或者工业用粮。在这种背景下,早稻种植面积有所调减,产量也会继续下调。这将是一个长期的趋势。

如果对比的是1976年全国早稻种植面积1302万公顷的高点,2019年早稻种植面积已经下降了66%。早稻播种面积不但创下有数字记录以来的新低,而且下降趋势俨然没有收住的架势。

这个数据说明了什么问题大家都很清楚!

这无疑给国家粮食安全敲响了警钟!

窥一隅而知全貌,网上这篇文章最能反映一些问题。

 

江西是全国13个粮食主产省之一,其早稻收购总量连续多年居全国第一。最近,笔者在江西省宜春市的一些县市调研时了解到,许多地方农村的农户不愿意种植“双季稻”了,多改种“单季稻”。据一些村民反映说,过去村里都是种双季稻的,但随着这些年外出务工的人越来越多,田都包给别人种了。包田大户田多忙不过来,加上粮价也不行,就只种一季了。究其原因,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:

一是农资价格的上涨。近年来,农资的价格年年在涨,今年部分农药的价格上涨了近30%,致使粮食种植比较效益逐年下降,造成双季稻的种植面积下降明显。据不完全统计,有的县市2019年双季稻种植面积比去年下降了近三成。有的种子经销商反应,早稻种子销量比去年下降了近四成,这是在去年早稻种子销量比前年下降两成的基础上的降幅,也就是说,这几年双季稻下降比较明显。

二是农业生产人口骤减。很多村的年轻劳力常年在外务工,其实已经成了城市的常住居民,不具备农业耕种所需的经验和知识。目前正在从事农业生产的基本都是年纪在50岁以上的老农民,他们因为缺乏其他劳动技能,所以只能在家务农。但随着年龄的增加,面对日益被新一代农民放弃的土地,他们基本都是无力转包更多的土地。

三是单季稻比双季稻效益高。在调研中发现,当地许多农民通过比较得知,种植双季稻不如种植单季稻赚钱,很多人纷纷效仿,放弃种植双季稻。据了解,2019年宜春市早稻平均亩产为398公斤,晚稻平均亩产为482公斤。按照早稻实际收购价120元/百斤、晚稻预计价135元/百斤分别计算,剔除生产成本后,每亩双季稻纯收入约450元。单季稻亩产一般在600公斤以上,按预计价135元/百斤计算,减半计算成本后,亩纯收入可达到700元以上,比双季稻效益高。

四是单季稻用水的需求量比双季稻少。南方水稻种植对水的需求量有一定的要求,虽然近年来各个地方加大了对农业水利设施的投入,改造了一批大中型水利灌溉设施。但是,一些地方水利设施只管“建”不管“护”,由于管护没有及时跟上去,两三年后渠道就不同程度地开始倒塌损毁,形成的“肠梗阻”日渐严重,造成池塘不蓄水,渠道不通水,成为制约双季稻生产的重要因素。

 

这些年我国继续积极稳妥推进粮食收储制度改革,保持最低收购价框架。而今年“中央一号文件”明确要调整完善稻谷、小麦最低收购价政策,稳定农民基本收益,这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也在释放或稳或涨的信号。在这个春回大地南方春耕之际,这无疑是提振粮农恢复双季稻的好消息。